首页>大家讲坛>详情

我们的大脑有两个审美中心吗?

2020-12-02


导 言
近日,英国心理学会会刊《研究文摘》发表了艾玛·杨格(Emma Young)介绍我们研究团队与英国和德国合作者的研究成果的文章,感谢管芳博士的翻译,现分享给大家。



有一种美丽叫做奥黛丽·赫本的脸,
有一种宏伟叫做古老的万里长城,
有一种生动叫做文森特·梵高的《星空》,
有一种优雅叫做《天鹅湖》的白天鹅
… …
所有这些,以及生活中的其他美好事物,都被我们广泛地认为是美丽的、动人的。那么,我们的大脑中是否存在一个“审美中心”,能对感知到的美好事物做出反应呢? 近二十年来,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,但却没有达成共识。最近一项针对近1000人fMRI研究的元分析为我们揭开了谜团。认为我们大脑中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中心,而是有两个:一个感知艺术的美,一个欣赏面孔的美。 




中国清华大学的胡传鹏、彭凯平和隋洁等学者领衔的国际研究团队对该问题展开了研究,其研究成果发表在《认知、情感与行为神经科学》上。该团队汇总了49项对18-50岁的中、青年人全脑分析的结果(这些人中没有专门的艺术家)。这49项研究中有的关注个体对人脸面孔的识别,有的则关注个体对艺术的反应(如绘画、雕塑、视觉纹理、舞蹈视频和建筑空间等)。但不管是哪一种,在所有的这些实验中,所有个体被要求做出审美判断,或者至少是对给定的刺激给予喜欢或者不喜欢的等级评定,研究者利用fMRI技术来扫描个体在参与审美过程中大脑的激活情况。 



该研究团队采用一种叫做“激活可能性估计”(activation likelihood estimation,ALE)的元分析技术,来寻找个体在审美过程中大脑活动的模式规律。

研究结果显示,与不漂亮的面孔相比,在个体欣赏漂亮的面孔时,腹内侧前额叶皮层(vmPFC)、邻近的前扣带皮层和左侧腹侧纹状体等大脑区域得以激活。然而,感知艺术的美却并非如此,它则与大脑的前内侧前额叶皮层(aMPFC)有关。

如何来解释这两种不同的反应模式呢? 通过前人的研究,研究者得知腹侧纹状体是大脑奖赏通路的关键部位,因此研究小组认为,这是大脑在欣赏漂亮面孔时的一种奖赏反应。并且这种反应,连同其他信息,随后被整合到腹内侧前额叶皮层(vmPFC),进而产生了与欣赏漂亮面孔有关的积极体验。 



面孔的欣赏更像是我们人类的“首要奖赏”,类似于食物或者性带来的体验,这种奖赏对个体(更准确地说是个体基因)的生存至关重要,其本质也是愉悦的。然而,感知艺术的美更像是获得金钱的感觉,被称为“次级奖赏”,或者说是我们通过学习而获得的一种愉悦感,因此,它在我们大脑中的处理方式也是不同的。前人的研究发现,前内侧前额叶皮层(aMPFC)主要参与这种自上而下“次级奖赏”的过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本研究并不能解释 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这种现象,而且这也不是该团队研究的出发点。虽然该团队的元分析揭示了个体在欣赏“漂亮”、“不漂亮”的面孔以及艺术品时的相似性,但是对于美的感知,每个人有自己的观点和思考,不能一概而论。当然,本研究也不能阐释通过其他感官(非视觉)感知到的美(如音乐的美)。未来研究值得进一步来探讨这些问题,或许,我们还会发现有更多的审美中心。


Contact us

邮箱:zhangpsy@tsinghua.edu.cn

About us

@澎湃福流实验室

ICP备案号:3285928528

Address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伟清楼102